“独立的思考着”以辱骂中国人的罗永浩为偶像,认为冈村宁次无罪,属于什么性质? – 永利棋牌游戏官网打造企业家话语权最大新媒体门户传播平台永利棋牌游戏官网为广大网民提供绿色安全的游戏下载便捷通道 - 永利棋牌游戏官网,永利线上棋牌,永利官方网站

永利棋牌游戏官网

“独立的思考着”以辱骂中国人的罗永浩为偶像,认为冈村宁次无罪,属于什么性质?

“独立的思考着”以辱骂中国人的罗永浩为偶像,认为冈村宁次无罪,属于什么性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29楼huasan

这个所谓的独立思考者,实际上就是个汉奸和国贼!!!

你听着,汉奸国贼,你今天也许会逃出惩罚,但你逃不出历史对你的惩罚!!!

......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信主,背着十字架过人生,不需往生
81楼 右武卫将军
**

传教士与八国联军

周延胜(光明日报2000年10月07日 )

1900年6月,英、法、美、德、日、俄、意、奥组成八国联军,发动了大规模的侵华战争。8月14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在这里,他们烧杀抢劫,奸淫虏掠,无恶不作,使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成果遭到空前破坏,千年古都顿成人间地狱,“尸积遍地,白骨纵横”。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罕见的人类大悲剧中,某些西方传教士充当了罪恶的帮凶和直接的刽子手,他们完全背离了宗教的主旨,亵渎了“天主”的“圣灵”,是人类文明史的耻辱。在历史面前,他们难辞其咎。下面从几个侧面看看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西方传教士的所为。

首先,直接参加军事行为,第一个表现就是充当军事间谍,为侵略军提供情报。在八国联军侵入天津时,英国籍传教士宝复礼(Frederick Broun)接受了侵略军司令部的委任,正式编入军队,隶属于军事情报局,成为“英国远征军”的成员。作为“向导”领着八国联军从天津一直打到北京。他还驱使信徒搜集军事情报,如清军大炮口径和数目,战壕、水雷和地雷情况,并在地图上标出;为侵略军修筑战壕,把自己管辖的教会馆舍让给英军当兵营,保护侵略军等。宝复礼后来还亲自著书,炫耀自己的功勋,得到了英国政府和教会的推崇。天主教北京教区主教樊国梁也充当了侵略军的侦探,为联军将领

出谋划策,派遣教徒加入法国军队,他控制的教会还为远征军提供了五十多名翻译,八名传教士被委任为连队长。樊国梁的行为,深得联军统帅瓦德西的赏识,他自己也感到荣耀:“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

继续了自己的服务工作,和过去一样,得到一份军饷,并不是,也永远不会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只有一个愿望,为天主和为法国的光荣而工作。”(《传教杂志》1902年)参加军事行动的第二个表现就是行

凶杀人。美国传教士梅子明,在联军进京后,武装了二百多名教徒,在抢劫了一些富户以后,又疯狂地喊出“以人头抵人头”的口号,在任邱的一个村庄里,竟有680多名无辜百姓遭到杀害!(《中国教案史》

548页)

其次,传教士参与了洗劫京城的行动。就在联军攻陷北京的第三天,即8月16日,樊国梁发出布告,动员抢劫。他在布告中命令:“每户所抢财物为全家使用,在解围八天之内所抢之粮、煤或其他物品,如其总值不超过50两银子(合175法郎),可视为无义务偿还,因为这些东西属于绝对必要;每户或每人于上述期间所抢之物,价值超过50两银子者,应负责偿还,可通知自己的本堂神父,将所余之物归公;如所抢之物,不论是实物或银钱,价值超过500两银子(折合1750法郎)者,神父皆不能听其神功,为之赦罪,此赦罪之权保留于主教及副主教之手。……你们要把抢来的东西直接归公,堆放一处,由我们进行,以作为中国政府交来的赔款中的一部分预支。”(《遣使会年鉴》)8月17日,樊国梁主使教民闯入皇城根的礼王府,肆意掠夺破坏,把礼王府抢得四壁空空,所得元宝,仅樊国梁自己承认的就达12万两。据亲历其事的老神父和老修女作证说,樊国梁还到庆王府抢银子和宝物,还从大太监李连英的住宅抢了许多古书、花盘和玉器等物,在北堂院内堆积如山。北堂里的教民也倾巢出动,四处掠夺,教士们为士兵作向导,抓店铺掌柜当仆役、将抢来的东西背到北堂去。樊国梁的所为,不仅中国人民痛恨,甚至遭到了正直的法国国会议员的不满。

再次,传教士鼓吹瓜分中国,为侵华战争推波助澜。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在义和团运动大规模兴起后,曾露骨地指出:“我们是狂势异教徒的牺牲品,让基督教列强把这个异教帝国瓜分了吧!这可供中国有一个新秩序的世界”。(《花甲记忆》)他怂恿美国对华提出领土要求:“瓜分中国是自然的扩张,正如俄国向西伯利亚,美国向西部伸张一样。”(《北京使馆被围记》)美国传教士卜方济还著文具体阐述立即瓜分中国的五大好处。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在他的《通信集》里,还提出了对中国实行“国际共管”的具体实施方案,其主旨是组成一个完全听命于列强的中国内阁。这些传教士利用清政府给予的种种特权,极力扩展自己的势力,干涉中国内政,使中国的灾难更加深重。

最后,我们还要看一看传教士在策划和促成《辛丑条约》中的作用。在勒索赔款问题上,樊国梁等传教士在其政府提出的要求以外,列出所谓教会受损清单,迫使清政府增加赔款。另外,以被杀传教士

为借口,要求法国公使对华索取“精神赔偿”,迫使清政府出卖更多的主权,后来确实成为《辛丑条约》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篇幅所限,类似上述的事例不再一一举出。传教士的“特殊贡献”受到了本国政府以及所辖教会和侵略军司令部的表彰,主教樊国梁就得到教皇赐以“宗座卫士”的梵蒂冈最高荣誉头街,还受到法

国总统和外交部长的宴请。而他们在八国联军侵华、镇压义和团直到《辛丑条约》的签订这一系列过程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掉的。他们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83楼 独立的思考着
如果你说“某些”传教士背离-----

我同意。树大有枯枝。但你应看道更多的传教士是爱中国的,他们在慈善,教育方面为中国从古老到现代转型居功甚伟:北京燕京大学,北京清华大学,北京辅仁大学,天津南开大学,上海圣约翰大学,上海同济大学,济南齐鲁大学,苏州东吴大学,长沙湘雅大学,广州岭南大学,成都华西大学------

一小撮传教士卷入政治,但无损整个教会,更无损于基督。

116楼 右武卫将军
1877 年在华的基督教传教士在上海举行第一次全国性会议 ,这是在文化教育方面全面侵略活动的开始。以狄考文为代表的美国传教士在会上表现得最为活跃。狄考文批评了过去西方传教士不重视教育侵略活动的“错误”思想 。他认为传教士工作如同军队一样 ,主要不在于招降个别人 ,而在于征服整个国家。他在会上疾呼教会学校的目的是使教外青年受了教会教育后能倾心入教 ,倾慕西方文明,改变旧有的“异教”思想, 最后达到奴化目的 。他甚至设计出了一个极为毒辣的阴谋, 通过教会教育的培养来使他们影响中国 ,进而统治中国 ,彻底地把中国变为他们的殖民地 。这次大会成立了以丁匙良 、韦廉臣、狄考文、林乐知 、傅兰雅等为成员的“学校和教科书委员会” , 他们编了一些如《教会三字经》 、《耶稣事略五字经》 、《旧约史记课本》等宗教用书,主要内容是灌输宗教迷信 ,用以造就帝国主义的顺民———教民 。除此外还编了一些中外历史、自然科学的读本 。大部分内容是宣扬宗教 ,美化资本主义制度, 并在历史和地理教科书中 ,对我国进行歪曲和贬谪 ,使学生读后产生崇洋和自卑之感 。

狄考文在 1890 年第二次基督教传教士大会上用心极为险恶地指出 :“真正的基督教学校 ,其作用并不在于单纯地传授宗教,从而受洗入教 ,而是使受教者成为社会上有势力的人物 ,成为一般人民的导师和领袖 。 … …不论在哪一个社会,受高等教育的人们就是有势力的人们,他们控制社会情感和意见。作为教传士来说,如果我们彻底地训练好一个人 ,使他在他的一生 ,能发生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之巨大影响 ,就会胜过训练半打以上的人们 。 … …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是一支燃着的烛 , 别的人就要跟着他的光走 。这就中国来说 ,比其他异端的国家更真实。作为儒学思想的支柱者是受高等教育的士大夫阶级,如果我们要取儒学的地位而代之,我们就要准备好自己的人们 ,使他们能胜任中国的旧士大夫, 因而能取得旧士大夫阶级所占的统治地位。

119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作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不杀人,不犯奸淫,孝顺父母,不发伪誓,视人为己,不侵害他人财产,十一奉献,背着十字架作人,勤力工作,不烟不酒,随时自检是否影响他人与公众型像与利益

我自信做到了,并且随时严律自己

不造谣不撒谎做到了吗???

你家的主是不是说,基督徒就得造谣撒谎???

......
69楼 独立的思考着
我信主,背着十字架过人生,不需往生
81楼 右武卫将军
**

传教士与八国联军

周延胜(光明日报2000年10月07日 )

1900年6月,英、法、美、德、日、俄、意、奥组成八国联军,发动了大规模的侵华战争。8月14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在这里,他们烧杀抢劫,奸淫虏掠,无恶不作,使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成果遭到空前破坏,千年古都顿成人间地狱,“尸积遍地,白骨纵横”。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罕见的人类大悲剧中,某些西方传教士充当了罪恶的帮凶和直接的刽子手,他们完全背离了宗教的主旨,亵渎了“天主”的“圣灵”,是人类文明史的耻辱。在历史面前,他们难辞其咎。下面从几个侧面看看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西方传教士的所为。

首先,直接参加军事行为,第一个表现就是充当军事间谍,为侵略军提供情报。在八国联军侵入天津时,英国籍传教士宝复礼(Frederick Broun)接受了侵略军司令部的委任,正式编入军队,隶属于军事情报局,成为“英国远征军”的成员。作为“向导”领着八国联军从天津一直打到北京。他还驱使信徒搜集军事情报,如清军大炮口径和数目,战壕、水雷和地雷情况,并在地图上标出;为侵略军修筑战壕,把自己管辖的教会馆舍让给英军当兵营,保护侵略军等。宝复礼后来还亲自著书,炫耀自己的功勋,得到了英国政府和教会的推崇。天主教北京教区主教樊国梁也充当了侵略军的侦探,为联军将领

出谋划策,派遣教徒加入法国军队,他控制的教会还为远征军提供了五十多名翻译,八名传教士被委任为连队长。樊国梁的行为,深得联军统帅瓦德西的赏识,他自己也感到荣耀:“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

继续了自己的服务工作,和过去一样,得到一份军饷,并不是,也永远不会是我们的目的;我们只有一个愿望,为天主和为法国的光荣而工作。”(《传教杂志》1902年)参加军事行动的第二个表现就是行

凶杀人。美国传教士梅子明,在联军进京后,武装了二百多名教徒,在抢劫了一些富户以后,又疯狂地喊出“以人头抵人头”的口号,在任邱的一个村庄里,竟有680多名无辜百姓遭到杀害!(《中国教案史》

548页)

其次,传教士参与了洗劫京城的行动。就在联军攻陷北京的第三天,即8月16日,樊国梁发出布告,动员抢劫。他在布告中命令:“每户所抢财物为全家使用,在解围八天之内所抢之粮、煤或其他物品,如其总值不超过50两银子(合175法郎),可视为无义务偿还,因为这些东西属于绝对必要;每户或每人于上述期间所抢之物,价值超过50两银子者,应负责偿还,可通知自己的本堂神父,将所余之物归公;如所抢之物,不论是实物或银钱,价值超过500两银子(折合1750法郎)者,神父皆不能听其神功,为之赦罪,此赦罪之权保留于主教及副主教之手。……你们要把抢来的东西直接归公,堆放一处,由我们进行,以作为中国政府交来的赔款中的一部分预支。”(《遣使会年鉴》)8月17日,樊国梁主使教民闯入皇城根的礼王府,肆意掠夺破坏,把礼王府抢得四壁空空,所得元宝,仅樊国梁自己承认的就达12万两。据亲历其事的老神父和老修女作证说,樊国梁还到庆王府抢银子和宝物,还从大太监李连英的住宅抢了许多古书、花盘和玉器等物,在北堂院内堆积如山。北堂里的教民也倾巢出动,四处掠夺,教士们为士兵作向导,抓店铺掌柜当仆役、将抢来的东西背到北堂去。樊国梁的所为,不仅中国人民痛恨,甚至遭到了正直的法国国会议员的不满。

再次,传教士鼓吹瓜分中国,为侵华战争推波助澜。美国传教士丁韪良在义和团运动大规模兴起后,曾露骨地指出:“我们是狂势异教徒的牺牲品,让基督教列强把这个异教帝国瓜分了吧!这可供中国有一个新秩序的世界”。(《花甲记忆》)他怂恿美国对华提出领土要求:“瓜分中国是自然的扩张,正如俄国向西伯利亚,美国向西部伸张一样。”(《北京使馆被围记》)美国传教士卜方济还著文具体阐述立即瓜分中国的五大好处。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在他的《通信集》里,还提出了对中国实行“国际共管”的具体实施方案,其主旨是组成一个完全听命于列强的中国内阁。这些传教士利用清政府给予的种种特权,极力扩展自己的势力,干涉中国内政,使中国的灾难更加深重。

最后,我们还要看一看传教士在策划和促成《辛丑条约》中的作用。在勒索赔款问题上,樊国梁等传教士在其政府提出的要求以外,列出所谓教会受损清单,迫使清政府增加赔款。另外,以被杀传教士

为借口,要求法国公使对华索取“精神赔偿”,迫使清政府出卖更多的主权,后来确实成为《辛丑条约》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篇幅所限,类似上述的事例不再一一举出。传教士的“特殊贡献”受到了本国政府以及所辖教会和侵略军司令部的表彰,主教樊国梁就得到教皇赐以“宗座卫士”的梵蒂冈最高荣誉头街,还受到法

国总统和外交部长的宴请。而他们在八国联军侵华、镇压义和团直到《辛丑条约》的签订这一系列过程中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掉的。他们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83楼 独立的思考着
如果你说“某些”传教士背离-----

我同意。树大有枯枝。但你应看道更多的传教士是爱中国的,他们在慈善,教育方面为中国从古老到现代转型居功甚伟:北京燕京大学,北京清华大学,北京辅仁大学,天津南开大学,上海圣约翰大学,上海同济大学,济南齐鲁大学,苏州东吴大学,长沙湘雅大学,广州岭南大学,成都华西大学------

一小撮传教士卷入政治,但无损整个教会,更无损于基督。

116楼 右武卫将军
1877 年在华的基督教传教士在上海举行第一次全国性会议 ,这是在文化教育方面全面侵略活动的开始。以狄考文为代表的美国传教士在会上表现得最为活跃。狄考文批评了过去西方传教士不重视教育侵略活动的“错误”思想 。他认为传教士工作如同军队一样 ,主要不在于招降个别人 ,而在于征服整个国家。他在会上疾呼教会学校的目的是使教外青年受了教会教育后能倾心入教 ,倾慕西方文明,改变旧有的“异教”思想, 最后达到奴化目的 。他甚至设计出了一个极为毒辣的阴谋, 通过教会教育的培养来使他们影响中国 ,进而统治中国 ,彻底地把中国变为他们的殖民地 。这次大会成立了以丁匙良 、韦廉臣、狄考文、林乐知 、傅兰雅等为成员的“学校和教科书委员会” , 他们编了一些如《教会三字经》 、《耶稣事略五字经》 、《旧约史记课本》等宗教用书,主要内容是灌输宗教迷信 ,用以造就帝国主义的顺民———教民 。除此外还编了一些中外历史、自然科学的读本 。大部分内容是宣扬宗教 ,美化资本主义制度, 并在历史和地理教科书中 ,对我国进行歪曲和贬谪 ,使学生读后产生崇洋和自卑之感 。

狄考文在 1890 年第二次基督教传教士大会上用心极为险恶地指出 :“真正的基督教学校 ,其作用并不在于单纯地传授宗教,从而受洗入教 ,而是使受教者成为社会上有势力的人物 ,成为一般人民的导师和领袖 。 … …不论在哪一个社会,受高等教育的人们就是有势力的人们,他们控制社会情感和意见。作为教传士来说,如果我们彻底地训练好一个人 ,使他在他的一生 ,能发生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之巨大影响 ,就会胜过训练半打以上的人们 。 … …一个受高等教育的人是一支燃着的烛 , 别的人就要跟着他的光走 。这就中国来说 ,比其他异端的国家更真实。作为儒学思想的支柱者是受高等教育的士大夫阶级,如果我们要取儒学的地位而代之,我们就要准备好自己的人们 ,使他们能胜任中国的旧士大夫, 因而能取得旧士大夫阶级所占的统治地位。

119楼 独立的思考着
作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不杀人,不犯奸淫,孝顺父母,不发伪誓,视人为己,不侵害他人财产,十一奉献,背着十字架作人,勤力工作,不烟不酒,随时自检是否影响他人与公众型像与利益

我自信做到了,并且随时严律自己

不知道基督教允不允许撒谎,你的信条里似乎没有不准撒谎。当然,有人说你的主也撒谎,你撒谎就是当然。基督教似乎应该反对杀戮,你对老鬼子岗村无比崇拜,表明了你的态度。当然,基督教可能喜欢杀戮,十字军东征,八国联军,都是基督教干的事。信仰什么是你的自由,但是不要造谣撒谎。

更多精彩内容

永利线上棋牌永利官方网站